猜你喜欢
「當然是真的,可以發誓。」 「俊介……媽媽……用嘴……幫你……」[!--empirenews.page--] 美智子口中沒了肉棒的填塞,此刻再受到兒子上下前後的多重夾擊,再也做不得淑女,爽的快要升天,淫聲浪語不自覺的脫口而出,恨不得此刻便死在兒子懷裡。一次次戰慄般的抽搐,一次次意識模糊,美智子全身冒出一層細密的香汗,已經不記得丟了幾次,她覺得自己快連呼吸的力氣都沒有了,真的快要爽死了,只得開口求兒子停下來。 美智子抬起淚眼朦朧的臉,近在咫尺的是自己珍視如生命的兒子俊介,他才十七歲,就要離開這個世界了嗎?如何可以,我願意為他做任何事,就算是要做出永墮地獄的事情也沒關係。 美智子的小嘴套住肉棒的頭部,舌尖在縫隙處來回輕舔。俊介的呼吸隨著母親的舔吮逐漸加重,真是舒服得要死啊。怎麼可以光顧自己滿足,媽媽也應該得到滿足才可以。 美智子的身體在顫抖,無規律的扭動,想要把自己的私處更貼近兒子的嘴,承受他的撫慰,喉嚨裡有一聲沒一聲發出細微的呻吟聲。 可是事情的發展卻在典禮開始的前一刻偏離了軌道。 俊介躺在病床上,身上蓋著潔白的被子,病床旁立著點滴架子,透明的管子中有液體一滴一滴向下流著,一直流進俊介的手腕血管裡。 美智子用手指輕輕掃過兒子挺立向天的肉棒,惹得他輕聲低哼,拉起母親就要進入。美智子攔住兒子霸道的行動,輕聲懇請, 俊介見母親已經癱軟得像是一灘泥,知道母親真的是累得不輕,便不再作怪,掉過母親的身子,把她摟在懷裡。媽媽終於肯做自己的愛人了,他覺得整個世界都跟著亮了起來,此刻漆黑的病房變成了光明的聖壇。

護士把美智子從癡呆般的狀態中喚醒,她扶著牆緩緩走到病房門前,伸手要去推門,卻又縮了回來,她用手指理了理散亂的髮髻,擦去臉上的淚水,把衣服拉扯的平整了些許,這才勉強擠出一絲微笑推開病房的門。

体球网,竞彩足球推荐网体球网,竞彩足球推荐网-南京分院 Copyright © 2020